快捷搜索:

孕妇是否要打新冠疫苗?大型研究:孕妇重症98%发生在未接种者中|孕妇|新冠疫苗|新生儿|疫苗|围产期

 

新冠疫苗问世后,孕妇群体的“疫苗犹豫”一直是全球性的问题。担忧的背后有多重因素,其中关键的一点是,尽管人们普遍认识到新冠病毒感染后的危险性,但此前的新冠疫苗上市前的临床试验都未将孕妇群体纳入其中。
安全性顾虑如何解除?一方面,各疫苗生产商后续在陆续评估疫苗在孕妇群体中的表现;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研究分析也在从不接种疫苗产生的严重后果角度给出证据。
北京时间1月14日凌晨,国际学术期刊《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在线发表了一项由英国爱丁堡大学厄舍研究所、苏格兰公共卫生局(PHS)、牛津大学等团队的研究人员联合完成的研究,题为《苏格兰孕妇的SARS-CoV-2感染和COVID-19疫苗接种率》(SARS-CoV-2 infection and COVID-19 vaccination rates in pregnant women in Scotland)。
这项研究发现,在确诊新冠肺炎(COVID-19)后28天内分娩的女性中,延长围产期死亡率为每1000例分娩中22.6例((95% 置信区间12.9-38.5),而苏格兰在整个大流行背景下该死亡率的基准数为每1000例分娩中5.6例(95% 置信区间5.1-6.2)。研究结果还显示,妊娠期已知与新冠相关的严重并发症,包括重症入院和围产期死亡,在确诊时未接种疫苗的孕妇中的发生率明显高于已接种疫苗的孕妇。


研究团队在论文中写道,我们的研究结果强调,需要继续努力,增加孕妇接种疫苗的人数,特别是在较年轻和较贫困的人群中。“解决孕妇疫苗接种率低的问题是保护妇女和婴儿健康的当务之急。”
根据爱丁堡大学官网就该研究发布的新闻,论文的通讯作者、该项研究的联合负责人、爱丁堡大学厄舍研究所的Sarah J. Stock博士表示,“我们的数据进一步证明,怀孕期间接种COVID-19疫苗不会增加怀孕期间并发症的风险,但COVID-19会。”
她强调,“怀孕期间接种新冠疫苗对于保护妇女和婴儿免受可预防的、危及生命的COVID-19并发症至关重要。”官网介绍显示,Stock的研究重点是减少早产和死产,以及改善怀孕并发症的治疗方法。她写道,“每年全球有1500多万婴儿早产,250万婴儿死产。我的目标是开发更好的方法来预测和诊断妊娠并发症,为母亲和婴儿提供安全、个性化的护理。”
此前的2021年7月16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免疫战略咨询专家组发布了疫苗接种更新版路线图。这版建议中显示,孕妇新冠重症感染风险增加,专家建议孕妇接种疫苗。这份更新强调,有证据表明,孕妇面临新冠重症感染的风险增加,怀孕期间若感染新冠病毒还会增加早产和新生儿重症监护的风险。
而在孕妇的接种风险方面,2021年10月,挪威公共卫生研究所等团队的研究人员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新冠疫苗使用是否会增加妊娠期流产风险的研究。研究结果显示,没有发现新冠疫苗接种后流产风险增加的证据,这也与此前发表的同类研究结果一致。
来自中国疫苗的数据也支持了孕妇的疫苗接种。2021年12月17日,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下称“SINOVAC科兴”)与巴西艾昆纬(IQVIA Brazil)在medRxiv平台发布了预印本文章《巴西孕产妇接种新冠疫苗的安全状况》(Safety profile of COVID-19 vaccines in pregnant and postpartum women in Brazil)。该研究收集了2021年4月至2021年8月共计3333例疑似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进行分析,相关数据来源于巴西疑似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监测系统(SI-EAPV)。
研究期间,孕产妇接种克尔来福®共计252430剂,孕产妇受种者年龄以21-35岁为主(74.06%),涵盖20岁以下青少年和40岁以上高龄产妇,在孕期接种的数量占所有孕产期接种总数的76.66%。研究结果显示,SINOVAC科兴研制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克尔来福®在孕产妇人群中表现出良好的安全性,同时研究数据显示,与其它技术平台的新冠疫苗相比,克尔来福®不良事件发生率更低。
新冠病毒感染对孕妇的影响及“疫苗犹豫”
在这场持续时间超过2年的COVID-19大流行中,围绕孕妇这一群体的关注和研究从未停止。
早在2020年2月,澎湃新闻记者报道,当地时间2020年2月12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张元珍教授、武汉大学基础医学院医学病毒研究所侯炜教授、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杨慧霞教授的合作团队在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上发表了一篇学术论文:《9例妊娠期COVID-19感染的临床特征及宫内垂直传播潜力:病例回顾》。研究指出,对孕晚期孕妇来说,尚无证据提示新冠病毒可以经宫内垂直传播对新生儿和胎儿产生不良影响。
张元珍等人在论文中同时提到,从孕妇本身身体状态来说,由于处于免疫抑制状态,该群体尤其容易受到呼吸道病原体和严重肺炎的影响,孕期的生理适应性变化(如膈肌抬高、耗氧量增加、呼吸道黏膜水肿等)也会使她们对缺氧难以忍受。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北京大学医学部常务副主任乔杰就在《柳叶刀》同期发表了评论文章,话题围绕“新冠病毒对孕妇有何风险”。乔杰也担任国家妇产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国家产科医疗质量管理和控制中心主任。
乔杰提到,以往的研究表明,妊娠期SARS与孕产妇和新生儿不良并发症的高发生率相关,如自发性流产、早产、宫内生长受限、气管内插管、重症监护病房入院、肾功能衰竭和弥漫性血管内凝血障碍等。然而,在张元珍等人的这项最新研究中,孕产妇和新生儿的不良并发症要少于SARS感染孕妇。但她当时就指出,尽管如此,由于所分析的病例数量少、研究时间短,应该进行更多的后续研究,以进一步评估新冠病毒感染孕妇和新生儿的安全和健康。
乔杰同时强调,孕妇和新生儿应被视为关键的风险人群。
而自新冠疫苗问世之后,孕妇该不该打疫苗成了另一个新的焦点,各国政策也不一。
2021年3月,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团队在《欧洲流行病学杂志》(Europe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上发表了一项研究,标题为《孕妇和年轻母亲对新冠疫苗的接受程度:基于16个国家的调查结果》。来自16个国家的近1.8万名女性对于一种假设的“安全免费”、“功效为90%”的新冠疫苗的相关问题进行了回答。
结果显示,52%的孕妇和73%的年轻母亲表示,她们愿意接种这种疫苗,在所有接受调查的女性中,愿意为自己的子女接种新冠疫苗的占69%。
而当时这项调查研究显示,每个国家的接受度略有差异。在印度、菲律宾和一些拉丁美洲国家,孕妇对新冠疫苗的接受度在60%以上,年轻母亲的接受度则在78%以上,同时超过75%的女性表示会给孩子接种疫苗。与此同时,美国和俄罗斯的受访女性对疫苗接受度都较低(孕妇接受度低于45%,年轻母亲接受度低于56%),这一情况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新冠病例极少的国家类似。研究人员当时表示,美国和俄罗斯的这种现象可能是由于“疫苗犹豫”。
不愿意接种新冠疫苗的孕妇,她们的担忧在于,自己正在发育的婴儿可能会受到疫苗有害的副作用影响。此外,她们还担心疫苗因为政治原因而仓促投入使用,以及目前仍缺乏疫苗对于孕妇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数据。
Stock等人在这项最新的研究中也提到,尽管人们普遍认识到新冠病毒感染后的危险性,但此前的新冠疫苗上市前的临床试验都未将孕妇群体纳入其中。因此,在疫苗接种项目开始时,基本没有证据可以为孕妇的疫苗接种决策提供信息。同时,关于怀孕期间接种疫苗的建议,各国也不尽相同,同一个国家也会因时间推移产生变化。


本站文章转载自第三方或本站原创生产,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如有内容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ahasou.com/a/557305.html

热门评论

  1. #1
    网友小便,报出你的真名实姓,别让我在路上遇见你2022-01-15来自120.219.*.*
  2. #2
    有态度网友0s3YeU有什么值得恭喜的?还不是存在被感染的风险2022-01-15来自182.109.*.*
  3. #3
    晓得5376中国再次震撼世界,世卫组织宣布重磅消息,两款疫苗带来特大利好 [视频]2022-01-15来自117.45.*.*
  4. #4
    低调的四无青年这个标题的逻辑是什么?是否打不是看结果要看副作用2022-01-15来自113.88.*.*
  5. #5
    超丶超丨钟南山院士传来好消息,打过两针疫苗的恭喜了! [视频]2022-01-15来自60.17.*.*
  6. #6
    网友小编,这辈子多干好事,争取当个人吧,起码不要死后下地狱2022-01-15来自120.235.*.*